也许一开始便注定了生命里只能充当过客的角色,然后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之后才会被人想起。后来我才慢慢发现自己早已和时光一起在心里腐蚀出一处残缺,每每想起都隐隐生痛。不管外人在不在意,每每遇到阳光较好的日子,总会不自觉的陷入恍惚的错觉,总似乎觉得有些东西会凭空消失,在未来耀眼的阳光逼近自己时,却开始害怕。一步步跌向安定的深渊……

 

开始习惯用silent这个笔名了,该沉默得沉默,不该沉默也需沉默…再没什么可以鼓舞振奋人心的事情。总被人说是面无表情,那我该用什么表情?那令人窒息的空气里有多少真真实实的?哪些真实?…归根结底,最好的时光已经过去了。我不过做着一场又一场盛大而又寂寞的童话梦。

其实年前的自己真的太多不对,真正能说出贴心的话做出贴心的表情能有几个?都只是紧紧相随梦想的人们,他们其实更加安定与波澜不惊,像是尸体浸泡福尔马林的死亡细胞一般安定。我很喜欢这样的比喻。

生活不过是一把没有钥匙的锁,但能锁住一切时间和秘密么?他们在用秘密交换朋友,用物质换来友谊。事实上一根烟能换来一个朋友,一包烟是一打朋友……我倒不如默不作声,看着人们的游戏,我真的不想玩这些游戏…我还没长大。

是的,没长大…

 

自己的座位在靠窗的位置,有迎面吹来猎猎的风,似乎回答了我。雨安抚着内心暴乱的状态。我看到了不同的脸,越发趋近于真实。从我的过去里,找到我想要的答案。

安静不已..

在桌上写下三个字  静 净 竞

还有 恶自心生,生生不息

言语近乎调侃的韵味,习惯了相互讽刺和嘲弄,有些动物觉得很有意思。我还得附和称快..心理近乎承受两种相反的自己,可以算是分裂。

整天看着黑板快速的变换,时不时耳语和哄堂的笑声,就与我默默无声毫不相干。有时另一个自己跑出来,面目狰狞的咒骂一切。其实一点也听不进去老师的课。脑子像是被灌满的浆糊,浑浑噩噩,乱七八糟。

 

眼睛是冰冷的么?

其实未来还是让我心怀憧憬,可又流下冰凉的液体

 

大洋彼岸收到一句话

The chances of finding

Someone like you 找到像你一样的人

有像我一样的人么?那不是更多的人会遭殃?

我能算得上是一个…嗯..深邃的人??我真的能这么安定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