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想到,这些日子里,会是终日呆在宿舍抽烟,喝酒。时而趴在阳台,看看蝼蚁一样的人们穿行而过,就这么在键盘上静静解释自己的文字。

这样,若是可以告别人世的喧嚣,那便是苦苦寻找中的禅意。

什么时候,会走入那种不被打扰的宁静中去,就像我那天独自驱车在寺庙下摇出那一支下下签一样。现在这般不知是不是好的,我停留在这样吵杂的城市中,在人间烟火中继续我对人的蛊惑。若是被人识破那寂寞孤寂,并不能迅速遁入人群,要找一个寄身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我宁愿回到那些枯黄的皱巴巴的书中去。

天天怨天怨地地诉说着爱情 ,多年积郁的情感变得难堪,我小心将它放出来,还是忍不住像条疯狗一样乱咬。本以为缘分已定,然后便念念不忘,让自己的字变得不再清淡,常常写得愤恨无比,那些记忆并不能负担我现在文字的重量。去援引,去整理许多悲喜。为的是不被人世的坎坷所刺伤刺疼。

我该像一条蛇,就像它对蜕下的皮不会有任何眷恋一般。只是讲自己的故事。这些写的动作希翼地想着可以照进内心的角落。观望彼时风月,向书里的故事讨些情爱暖暖身。心便没那么冷。

只是不愿与现世的人一样焦躁激进不得安宁。

只是希望这时光漫漫中,能心境从容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