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曲:打回原形+防不胜防+十面埋伏

演唱者:陈奕迅

专辑:Get a life演唱会

作词:黄伟文

三首歌,一个故事-不想走

get a life演唱会中,陈奕迅说这三首歌是一个line的。说有时候,爱一个人是会爱到发疯,他想把这个故事上中下三集,连着唱一次。

 

三首歌讲的是关于一起与分开再想念的过程,只不过主角是个有秘密的人。

 

我听着听着,看到的是这样的一个故事。

 

 

他,是个怪物,像所有故事中讲的一样,白天是正常的样貌,过了午夜,就会露出原形。

浑身斑点,有两双手,三只眼睛,皮肤蓝色,四只獠牙如狼人尖锐。

 

他生活在黑暗中,白天在闹市,晚上就回到城市角落小屋子,从不见人,直到有一天遇见了她。一切发生了改变。

 

他们互相喜欢,很快便在一起。恋爱的故事就不必多说。像所有恋人一般甜蜜。

只是她想多了解他的时候,他从来都是含糊应对。他知道他的秘密不能说出去。他怕她会承受不住离他而去。

而到了晚上,他从不开灯。他说喜欢黑暗。她也没觉得什么。只要能在他温暖的怀里睡去,便一如既往地开心。

 

然而他知道不能一直这样过。他想做正常人。像普通人一样在晚上也能互相看着对方,不必隐藏自己怪异的身躯。

 

他试着开玩笑地问,如果我是个怪物,你会怎么办。

哈哈,我会把你交给博物馆,然后找个人嫁了生个儿子去博物馆看你,说,看,那只怪物!

 

他呵呵笑了,心里很难受。知道是开玩笑,但他知道,她是承受不住他的秘密的。

 

终于有一天,他决定去找整形医生问问可否改变他怪异的身体。

他只留了信息说今天晚点回来。她说好,记得回家吃晚饭。

 

整形医生看了检查了他的身体后,把他倒锁在了病房里。麻醉药让他在猛烈砸门几分钟后便失去了意识。醒来后他并不清楚自己在哪。眼睛上方是刺眼的灯。一群戴着口罩,穿着浅绿色防护服的人围在他身边,他觉得自己的每一寸皮肤都像被针扎一样疼痛,却无法动弹。然后又失去了意识。

 

反复几次这样的场景后,有一天终于在没人的时候醒了。他爬下了床。发现已经在一个普通的酒店里。之前发生了什么事他并不知道。手臂上被刺伤了一串黑色的数字。他觉得很虚弱。刚站起来就摔倒了,似乎不会走路了。他躺在地上,仰头看着远处的落地窗,倒影里的人,已经不是从前那副摸样…

 

他终于重新会走路了,镜子里的人也渐渐看习惯了,虽然没有以前好看,虽然只剩一只眼睛有视力,虽然嘴的一边是裂开的,头顶还有一道疤痕直到鼻子的地方,但他已经接受了这一切。

 

他知道已经过去了一年半。从有意识的这一年以来,他每天都在想她。

他不知道应该高兴还是悲伤。已经不会在午夜变成怪物。但现在的容貌,一定会吓到她。

这样的想法持续了这一年。终于还是鼓起勇气要去看她。

 

见她的时候是在家里楼下。他远远看见了她。那熟悉的身影,一年来日夜思念的身影。在那天傍晚,依偎在一个男人的怀里。

 

他的眼泪从略微变形的眼角不停往下流。他在角落,默默地看着。

 

一天,   两天,持续了好几天。

 

他知道了她什么时候在家,什么时候不在。

某个没人的时候,他上楼了。

 

钥匙还可以用。房间并没有变化。跟离开的那天一模一样。

 

他打开唱机,放进了她最喜欢听的那一张。在熟悉的旋律中,他再次流泪。

 

接下来的每一天,他都上去。放着唱片,想象着她做饭的样子,她抢遥控器的样子,想象着她一听到要洗碗就淘气地窝在沙发。

 

他把她喝剩的咖啡倒掉,洗了杯子,擦了地板。

他带来了几本她曾经说想看的书。

 

有一天下雨了,他知道家里的伞一直是破的,于是在门口放了把新的伞。很大很结实的一把。

 

他知道她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这样错开相处了一段时间后,他渐渐地开心了起来,并相信她会回到他身边。

 

终于,他在她抽屉里放了戒指------那枚他在两年前买的准备向她求婚的戒指。

 

几天后,他看到了她穿着婚纱,像他曾经想过的那样美。只不过,挽着的手是那个男人的……

 

 

 

忘不了她。

如何忘的了。

每个夜里,每个画面。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就开始每个周末都去她最喜欢去的展览馆。

每天下班都要在她下班的路上逗留。

他时常去她上班的大楼,来回坐着升降电梯。

只是,他再也没有遇见过她… …

只有那么一次,

在她婚礼过后不久

在他们最喜欢逛的一条街上

他感觉到和她擦肩而过

他回头,看到了她也回头

他望着她的双眼

她看了他一眼

像是认出了他

却又很陌生

很快便回头继续往前走了。

 

The end. 故事完。

 

歌词

 

打回原形

 

不要着灯

能否先跟我摸黑吻一吻

如果我

露出了真身

可会被抱紧

惊破坏气氛

谁都不知我心底有多暗

如本性

是这么低等

怎跟你相衬

情人如若很好奇

要有被我吓怕的准备

试问谁可

洁白无比

如何承受这好奇

答案大概似剃刀锋利

愿赤裸相对时

能够不伤你

当你未放心

或者先不要走得这么近

如果我

露出斑点满身

可马上转身

早这样降生

如基因可以分解再装嵌

重组我

什么都不要紧

假使你兴奋

情人如若很好奇

要有被我吓怕的准备

试问谁可

洁白无比

如何承受这好奇

答案大概似剃刀锋利

但你知一个人

谁没有隐秘

几双手 几双腿

方会令你喜欢我

顺利无阻

你爱我 别管我 几双耳朵

共我放心探戈

情人如若很好奇

要有被我吓怕的准备

试问谁可

洁白无比

如何承受这好奇

你有没有爱我的准备

若你喜欢怪人

其实我很美

 

 

防不胜防

 

为何喝过 那杯咖啡 无故 失终了

家里却 仿佛 增添了 数本新书

为何你那 床头玩具熊 再找不到

花樽的花 偏偏 天天 转色

 

也许这刻你 仍然 尚未 发觉

家中有 这一个 访客

时时 漏夜 冒昧 探你

将锁碎东西带走 然后又放低

 

在你的唱机放低唱片是我

算是暗中 一起分享过首歌

从你的套房带走被单是我

你睡过的 至少我都 睡过

 

为何那个 故障手机 无故 修好了

梳妆台 怎么 这么快 没有香水

为何有雨 门前就突然 有一把伞

相簿的相 偏偏 天天变少

 

从你工作间带走废纸是我

照着你的笔迹写封信给我

在你抽屉中放低戒指是我

你就算知 也不会想 是我

 

 

十面埋伏

 

闻说你时常在下午 来这里寄信件

逢礼拜留连艺术展 还是未间断

何以我来回巡逻 偏仍然和你擦肩

还仍然在各自宇宙 错过了春天

 

只差一点点即可以再会面

可惜偏偏刚刚擦过 十面埋伏过 孤单感更赤裸

总差一点点先可以再会面

彷彿应该一早见过 但直行直过

只差一个眼波 将彼此错过

 

迟两秒搭上地下铁 能与你碰上么

如提前十步入电梯 谁又被错过

和某某从来未预约 为何能见更多

全城来撞你 但最后处处有险阻

 

只等一个眼波

轨迹改变角度交错 寂寞城市又再探戈

天空闪过灿烂花火 和你不再为爱奔波

 

总差一点点先可以再会面

悔不当初轻轻放过 现在惩罚我 分手分错了么

分开一千天 天天盼再会面

只怕使你先找到我 但直行直过

天都帮你去躲 躲开不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