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曲: Vois Sur Ton Chemin(放牛班的春天主题曲)

所属专辑: Les Choristes Cerf volant

演唱者: Petits Chanteurs De Saint Marc

教师节前夕的想念-不想走

 

 

其实写这篇东西的时候只是为了应付高中的作业,但写着写着就给带进去了。还特意又去看了一遍毕业典礼上何爷爷说话的视频和同学以前发的东西,结果看得稀里哗啦的TAT。。真的想你们了。

 

初中的班主任教我们数学,我们也是他的第一届学生。

我们叫他何爷爷。这个怪名儿的缘由已经记不清了,可流传度甚广。即使两个多月没有见面,但是叫出这个称呼的时候没有一点点生疏感。还记得我头一次把这称呼写进日志里,就看见了何爷爷的留言“幸好别人提醒:让我看看日志,竟然叫我这个名字,你惨了!”我回了个偷偷冒汗的表情之后,何爷爷似乎也就默许了这个称呼。不知道这个称呼是不是因为何爷爷和蔼可亲呢。

何爷爷板书特别大,讲课的声音也特别大。曾经有一次何爷爷在三楼的教室里上课时,我正在楼下,刚靠近小卖部就听见何爷爷的声音,再走近竟清晰得能听见讲课的内容。我和同行的另个同学笑说,看来小卖部的老板并非自学成才啊,其实他天天都在听何爷爷上课呢。我们还从隔壁班的同学那儿得知,他们常常能在数学考试时毫不费力地收听答案,以至于隔壁班的数学老师每次一考试都要求关门关窗,可后门口的位置还是他们班公认的最佳宝座。高一报到的时候听班主任说他原来一味地提高嗓音,结果喊坏了嗓子,现在上课都得配个喇叭,忙去提醒何爷爷别再喊啦。

何爷爷改作业速度很快,上课的节奏也快,有时甚至比隔壁班快两三章。某次来听课的老师说何爷爷一堂课的内容太多,习题量太大。但我们都觉得听他的课一点也不费劲。何爷爷处理班务时也是雷厉风行,所以我们放学的时候常能看见路过的班级仍讲个不停。

我们班上宽松的管理制度应该是最令别班同学羡艳的吧。何爷爷从不对我们提太多要求,甚至对迟到也不怎么在意。他并不反对学生在他的课堂上补觉,他觉得只要不影响听课的同学,啥事儿都行。但是我们班的成绩总能够在年级最前,尤其是数学能和第二相差五分。这是我们所有人的骄傲。

毕业前的几次班会,当别的班还在让同学写目标写计划的时候,何爷爷只是不断地播放着他给我们班做的几个视频,坐在我们中间和大家随意地说说话。他重复着,“有些话再不说就真的没机会了。”“三十年后,你们还愿意搀老师走几步,扶老师坐下吗?”“不知从何时起,你们已经成为了我的牵挂!” 似乎最后的几次班会都是浸泡在泪水中的,有感动,有懊悔,有不舍。

我依然清楚地记得6.12毕业典礼,何爷爷在台上说的“从始至终,何老师对大家都不离不弃,三年,1096天,我们珍惜彼此度过的每一个瞬间。 ”

何爷爷再次被分到了8班,多希望他们能再续八班的辉煌。

遗憾的是不能回到初中,回到曾经的八班,回到曾经何爷爷的课堂。仅在这里,祝福何爷爷教师节快乐,每一天都快乐。

 

【对不起没及时编辑,已经过了教师节。谢谢这位小盆友给我带来对曾经几位老师的想念---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