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Lonely

Album:  Trouble

Artist:    Akon

Mr Lonely-不想走


 

午夜时候,N城的夜场越发的风生水起。譬如穿过太平北路,远远地可以看见一片民国样式的建筑群,便是有名的1912。高而瘦的钟楼以及巴洛克风格的窗棂,时刻提醒着泡吧的人们这个城市上世纪初的雍容华贵和醉生梦死。只是酒精和浮躁占了上风以后,都市里的人记不住一个政权开国的元年,却仅仅是对1912的夜场趋之若鹜。外面的主干道上,来往的喧嚣车流,是永远无法平息的海洋。青灰和酒红的砖头砌成的墙面,勾勒了白色的砖缝,则是矗立在海平面之下巨大的礁石。人流像鱼群一样从一处洄游到另一处,猎食者隐匿在射灯投下的阴影里伺机而动,生存者在一场场围猎里侥幸逃脱之后,却唯恐酒精和烟草不够刺激,不如此不能彰显他们死里求生的酣畅淋漓。

 

于是盲目地奔赴一场场聚会。从素不相识到谈笑晏晏,只需要一杯酒的时间。
那些仓促开始和惨淡结束之间,充斥着酗酒,搭讪,尖声笑,暧昧和高度亢奋。

告白和分手。
以及交易。

这些成千上万,散发着男人和女人荷尔蒙的气息,以及极富侵略性的含义。这让凉生不由自主地想起他和Sue。他和Sue,还有其他人坐在教室里,这些共坐一处的人,在固定的空间里留下各式体温,气味和声音,拍打起伏如同潮水,按照心电图的波状汹涌着传播。传到最后一排时,已经是屏幕上的那道直线,接近于无。只因为那里已经是他们的领土,她的岛屿寂然不动,他们的世界便不受外界的打扰,遵循属于自己的漂移规律缓慢应对变化。

现在只有他一个人坐在吧台燃着烟,烟雾环绕在他的四周,缓缓地结成一个淡蓝色的茧裹住他,隔绝这些繁杂的噪音,以及空洞的世间情意。          但他相信某一刻那些人是真正地爱过。那是上演在N城的一场烟花。

只是现在表演结束了。
于是凉生趴在吧台上,希望自己可以好好地醉一场。

终于他的思维迷糊起来,于是放开防御的架势,背对着世界安心入眠。夏夜闷热,他翻来覆去睡不着,于是父亲在床边放了一只小小的电风扇,叶片哗啦哗啦响彻不停。小花园里母亲依旧种了蔷薇,此时开得正好。风中花香清甜,那满墙烂漫花枝迎风招摇,光影闪烁。夏天穿堂风呼啸而过。隐约听到攀满粉红蔷薇花藤蔓的墙壁外面,传来一阵脆脆的笑声。似有自行车的脚踏板被踩动带动链条,发出喀哒喀哒的声音。

他恍然看到自己走到小花园里,伸手搭上墙头,攀起身体探头张望。南方狭小逼仄的青石板巷道,寂静无人,月色清淡,只有一地被风吹落的粉白花瓣,兀自在风中细碎打转,溜溜地飘远。

他在梦中饶有兴趣看完自己属于少年的前半生,紧接着却是大段大段的空白,偶尔间隔着一些看似不相关的片段。它们柔弱,细小,支离琐碎,却锲而不舍地纠缠着他的潜意识,给他熟悉而陌生的感觉,然而难以开口形容。于是他索性跳过去,然后有个少女来到他的身边,她对他笑,他们在一起接吻,挤在一起睡在他的单人棕绷床上,她睡熟的时候背对着他,发出均匀的呼吸,两小无猜。天色是噬人一般的黑,他却觉得时间太短了。怕和她来不及老去就会分别。他从来都不觉得一生能够这样短。在寂静的永夜中,只觉得心里酸楚难忍。然后眼角就有眼泪默默地流下来。

天色发白的时候,感觉身边躺着的女孩要起身离开。青丝扫过,身上裙褶发出簌簌响声。从鼻翼散发出来的温热如小兽的气息,依旧熟悉。他惊醒过来,看到她背靠着墙坐在床的里边,看着他,轻声微笑,说,我在这里。我还未走开。

然后场景切换,他们开始争吵,赌气,接着他们又手牵着手在一起了。这样重复着生活。又过去了很长时间,最后凉生看见女孩半蹲在地上,手伸向他,快牵到他的裤脚时,他自己转身先走掉,她颤了一下,最终牵他的手在重重地夜幕中落下去。

凉生从梦里狠狠地醒来时,正是凌晨一两点,夜场的气氛达到顶点。乐队的Guitar手试了几个音,重新振作起来。鼓手挥舞起鼓槌打着节拍,习惯性地上下颠着自己的脑袋,等着主唱给的信号。乐队的女主唱穿着吊带裙子站在黑色的背景下面,嘴角衔着一朵红玫瑰。雪白的灯透过弥漫的烟草味道打过去,所有的色彩扭曲成一片。然后那个女人便把玫瑰抛给尖叫的人群,在震耳欲聋的Gothic Rock里破开喧嚣。是With Temptation的《Ice Queen》,拔高时就像绽开的翅膀在半空中撕裂的感觉。凉生细细地分辨着,终于唱到“You better hide before she finds you”这句了,那时他想起接下来的歌词,只觉得如鲠在喉。醉酒之后的清醒,是那种一无所有,除掉回忆的感觉,于是他和她之间的牵挂和羁绊从未有此刻明显,他原以为自己一直习惯了一个人,离开以后,才知道每次想到她都会低下头。

 

他成年之后是如此的矛盾:渴望爱情,坚信青春是如此的短暂,以至于要把属于他的那份一次用完才算过瘾;却希望不需要付出便可以得到这一切,只是怕自己的投入得不到应有的回报,怕受到伤害,所以干脆不要投入。于是他学会被动的等待和接收。然而年轻的爱情不受他的控制还是到来,并且表面是温暖芳香的回忆:夜色中的河水。夏天午夜的凉风。天空中的星群。那时他自己是一个清瘦的男人,容易害羞的男人,难受的时候当着她的面落下泪来的男人。

她是一个光着脚着的女孩。有时候像孩子一样无邪,有时候像野兽一样激烈。一个常常趴在他的背上要他背起来,等他弯下腰时又吓得尖叫的女孩。一个不合理的甜美的女孩。

她在南国里,不认识任何人,只有他。那一个晚上她睡在他房间的床上。她听到他在客厅里关灯的声音,然后他推开门进来。他的头发是湿的,他掀起被子靠近她身边。然后他说,让我抱抱你。

他感觉她把柔软的身体扭曲成花朵一样的姿势,皮肤和皮肤彼此融化。他能闻到她身上的气息,是很好闻的味道,她的半张脸都隐没在暗色里,他看着她的睫毛在眨动,就像停在枝上受伤的蝶,无力地扑扇着翅膀,抖动身体……细小的感触象花朵一样美好,但是易枯萎的。

她知道她喜欢的人就在那里,她却紧张地忘掉上去诉说,而他给她的安慰,是叹了一口气。他在她耳畔说,等待的感觉,就像那段时间的蔓延,只为幽微瞬间所带来的光亮,而耐心在世间的一隅继续行走。然而最后是等待的时间长些,还是回味的瞬间长些,谁又知道呢?于是她所有的恐惧和寒冷就此消失,世界褪去坚硬和冷漠,只剩下缠绵的亲吻和抚摸。因为她知道那一刻他需要她。他要把她融入到他的骨骼和血液里面。他把自己温暖的气息给她。远离一切伤害和背叛。他的身体,他的意识,他的灵魂。

之后他们偶尔回忆起那一晚,她对他说,那时房间里的黑暗就犹如大海,童年的时候她和父母一起坐船去海岛,夜晚的船在风浪里颠簸,她躺在小小的铺位上感觉自己随着潮水漂向世界的尽头。而那一刻,世界是不存在的。只有他和她两个人。他们相爱。

他听完后搂着她,回以热切地亲吻。

白天的时候他在电话里对她说,我会对你好,一直不离开你。男人的诺言,也就只能说到这个地步。告别的时候,每次他都轻轻说,你先挂。低沉的嗓音有无限的磁性排在后面。然而他依旧缺少承诺。他爱她,在心里却固执地认为并非离不开她,既然可以安静地离开,当初的承诺就显多余而矫情,不如没有。

于是她痴痴地等,等来他的离开。

曾经他们约定结婚生子。
现在他独身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