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了好多事,如昙花一现,霎那芳华,恍惚遇见末世流年

【烟火  流星

Y,我不开心。Y,我失恋了。Y,我好痛。Y,我好想去看烟火······

“听说有流星雨,可惜我太累了,看不到”

烟花要在最灿烂的一瞬间消失;烟花升上天空的一刹那,炫美艳丽,夺星光之璀璨,那···好美

流星雨需要在最寂静的一瞬划破,流星坠下大地的一刹那,散落尘埃,挥夜空之灵动,这···好美

 

Y,我多想把这灿烂定格保留,可总在烟花绽放后空气里袅袅烟尘的沉淀。

Y,我多想让流星雨全都向我坠下,被幸福撞得晕眩

···多么美好而短暂···

 

Y,知道吗?在遇见你之后,我开始一天天地被改变着。我可以慢慢去适应新的环境,我可以慢慢让自己表现的不再那么忧伤。我不再害怕失去,起码没人知道······

在过完矫情的盛夏,把记忆思绪再次重新整理,抛开。放在遗失的时光线条。Y,我好伤心,我再也想不起自己的童年,再也想不起曾经把我称为朋友的面孔;再也写不出能被称为华丽的文字······

Y,你在听吗?

在上了高中之后,真的明白了成长,是一次妥协。当我把过去和现在折叠,所遇见的,是千疮百孔的一道又一道漫长伤感的时间泪痕,可我再也想不起,曾经的曾经,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不是我遇见了时间魔术师?

Y,我被诅咒了,变得不能再把事情写在脸上。魔术师蛊惑着我戴上了面具,我遇见了我的世界,开始蔓延开来。

Y,我看到了我的一切,那氤氲着潮湿的世界,用雨来构造。魔术师告诉我,那是雨世尘埃,被雨选中的孩子才拥有。

我不知是兴奋还是伤心。

因为,那个穿着雪白时间术士袍的老头告诉我“雨世的孩子,注定一辈子有雨,一辈子都不会得到真正的快乐。”

Y,我遇见了你。Y,我遇见了自己的末世尘埃。

 

【静殇】

Y,你会不会在下雨的时候想起我来?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

在遇见的时候,真的安静的过分。雨世天尘的发出无力低迷的梦呓

Y,你说无论表面怎样的安静也代替不了内心的雨落

Y,你说傍晚城市的摩天轮,因夜摇撼的静寂世界

Y,你说旋转木马能转动夜晚频闪的彩灯

这样静殇的世界,在窗外孤伶伶路灯照耀下,令人有点晕眩……

 

 

Y,在我上高中之后真的发生了好多好多事情.开始在熙熙攘攘人流中稀薄度日。就这样穿着白衬衣在岁月磨洗中失去光彩。

Y,这一年的距离让我无法逾越。不分昼夜把时间翻转,倒逆。在轻翻在沉睡记忆后,抖落光阴碎片,任随尘埃纷飞,轻浮,躁动。知道吗?我把这些称为雨的末世

 

 

时间冲淡了一切

当把所有爱装进漂流瓶里

从此

心里开始遇见,末世,流年。

 

Y,我离开她了。我知道,我说过不能再害怕失去。这年年岁岁的欢乐早已沉淀,任时光荏苒。

Y,流星雨再也不会砸向我。Y,天使掉落的羽毛又能有多少幸福?

Y,这一年真的且行且逝,只能凭借记忆找回洒落一地的四叶草籽,归咎起来可能在学校里被哗啦哗啦的水声冲刷掉了曾经的曾经,过往的过往。

Y,我可以抱抱你嘛?我想雨世的孩子,注定伤心一整个烟火流年。

从此

爱要装进漂流瓶

从此

那个魔术师让我戴的面具不再那么难受

从此

我会慢慢成长,从此,彼得 潘再也不会带我飞去永无岛。

 

Y,成长,真的好痛

我不想长大。我已经高二了,过去的东西根本再也无法弥补。

Y,我真的很讨厌这样的自己

 

JUST FOR YOU

流年

 

他是不喜欢长大的,确切的说,他是讨厌长大。即使他的嘴角已经显露成长的象征。他讨厌人们眼睛里那种被称为虚伪的光辉,因为太多东西使他迷信伤害,他讨厌变成大人。因为只要一长大,连仅有的存在孩子的东西也会失去,他就不能再留有任何感情。眼睛里全部成了杂乱纷繁蔓延直至他被称为大人。是否有种隐约莫名的痛。

他,十六岁,带着一成不变对雨的迷恋和讨厌长大

我想总会有人认识他,总会自然的在下雨时把他联系起来。他的脸很白,可他总说是苍白,病态的苍白。让人看来是那么孱弱与不堪一击。他总是用发呆来告诉我,他的眼睛总有隐忍的郁郁和忧伤。

我叫Y,从我第一天的降生就跟他在一起,在生命中遇见的末世。因为,我也降生在雨世。

十六个年年岁岁,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他遇见了那个讨厌的时间老头,变了。变成了木然麻木的他。

 

的确发生了好多好多事情,在他离开她之后,恍惚间当我听到时有种晕眩,4年的光景就那么无法逾越般的尘埃落尽,可是,我无能为力。只能在局外唏嘘发出细微的响动。

我知道他会因为悲伤的跟韩国连续剧情节一样而泪流满面,我知道这对男孩子来说是多么羞涩的事。他跟个孩子一样在夜晚啜泣。

 

如果那晚有烟火,如果那晚有流星。

这雨世的孩子会不会停止哭泣……

在每天晚上看到他呆滞的仰望,会想起自己跟他一样在白天仰望蓝天,不过白天可能在他看来,更希望会下着频繁不断的雨.听说雨世的孩子能在下雨时看到每个人的末世尘埃,从自己的遇见,末世,到流年,预示雨与自己一生的联系,羁绊.可不知道为什么他能看到自己的末世尘埃.

 

A  WANDERER  ON  ERATH

他不再害怕失去,他曾经对我提出一个离奇的要求,我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下雨让他蒸发德变傻了.

那天,他笑容暗淡,眼神忧伤,让我跟他去看海.我无法想象一个几乎从来不出门半步的御宅去看海是什么感觉

在到达海边的时候,他真的跟孩子一样在阳光底下带着久违的灿烂笑容.他只会在雨季之后到海边去.

因为那些时候,天是白的,他也是白的.我开始明白他为什么说白衬衣在岁月磨洗失去光彩.他总喜欢穿着白衬衣去嗅苍白天地间的大海.

缓缓地,他会停下来,眼里依旧是时间割伤的泪痕的斑驳痕迹.他总在人们面前表现的不那么悲伤呵变得开心,眼里满是兴奋.可眼睛幽幽的湖水总骗不了我

就这样的流年岁月……

 

……………………………………………………………………………………………………......

[雨]

Y,现在是秋天,我知道在那一个季节里的依恋有多少,可我还是难以改变不了眼睛里的冷漠与迷离.

我叫雨,从我第一天的降生就跟Y在一起,在生命中遇见的流年

在高中一年里发生过多的事之后,再也无法相信当时看到的雨世尘埃是真是假,再也判断不了雨下的时候,有多少尘埃落尽.

Y,我又想去看海了,大人真的很讨厌.如果我的世界只有所遇见的雨世浮光,不会长大,该有多好.

他们说我再没有小孩子天真稚嫩的脸,我可没有忘记木马和摩天轮

从此,爱和幸福像个华丽的玻璃瓶

这只是自欺欺人的幸福

Y,你说关于天真与稚嫩的梦可以维持多久?你说在你仰望蓝天的时候有多少童话已经破灭.

Y魔法师肯定见过很多雨世孩子的梦想吧?我本来想对他微笑感谢,可我总会突然伤心的想哭

魔术师说我没见过雨世尘埃,其实我早见过了

谢谢你,Y,你说幸福,究竟会在哪个雨季落下呢?

 

你曾经告诉我每一滴雨落下,世界上就会破灭一个幸福

而今抖落一地的,是尘埃流年的末世

亲爱的Y,可以不要离开吗?可以一直下雨吗?我可以不长大吗?

我可以用雨世尘埃兜售成长的岁月吗?

 

[末世  流年]

我喜欢看天,喜欢在街上双手插在口袋四处闲逛

雨啊,有一天末世也会倒逆未流年

雨,这个世界本来就是纷繁喧嚣的

不要说,不怕失去,从来都没有人可以坦然接受一点一滴的不起眼的失去,换来太多的痛,所以才有那么多人在这条河里沉溺下去,沉溺在自己的悲伤中,所以别轻易说失去,总有一天,你会长大.我们都不是彼得 潘

雨,其实幸福是天使,天使从来都不怕失去自己的羽毛,可当他失去羽翼时,天使也会只身寻找,带着惨翼飞翔,那时……幸福会散落一地吧

 

这样的末世也可以倒逆,你要长大

雨,我知道你喜欢下雨的天气,跟小四说的一样,消失了飞鸟的天空,逃窜的人群,留下干净的大地,飞溅的水花,漫延的水流.

下雨的时候,世界会变的无比安静,不知道这是不是雨世尘埃

在雨中奔跑的逃亡,脸上挂着雨水都像是泪水,如末世一般

这是我们的青春,都寻找幸福,都荒芜

 

 

秋季,日光泛滥去听海潮之声

天空寂寞久远的仰望

烟火与流星的遇见

雨水散落的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