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还没看完《权力的游戏》第六季,请慎读,下含剧透】

【但如果你已经看完,则强烈阅读,因为你会不断发现:这这这,这我竟然没看出来!】

 

权力的游戏第六季播出已经结束一段时间了,然而总觉得十集实!在!太!短!了!

更令人伤心的是,后面的第七季第八季,就是所剩的最后两季了,本剧主创人员确认回复:最后只剩十三集了!也就是后面两季一季只有七八集。这怎么能够啊啊啊啊啊!
只希望GRRM老爷子尽快尽快写完七本《冰与火之歌》吧。

关于第六季,可以说的实在太多了:
雪诺(Jon Snow)复活并且离开黑城堡,私生子之战,成为King of the North!
艾丽娅(Arya Stark)逃过追杀离开黑白之院重返维斯特洛成功复仇!
布兰(Bran Stark)成为三眼乌鸦启程南下!
龙母 丹妮莉丝 ( Daenerys Targaryen )启程回维斯特洛!
还有君临大爆炸等等等等

而最后两集 Battle of the Bastards 和 The Winds of Winter 评分更是在播出后很长一段时间持续满分10分,事实上至今仍然维持高达9.9分的评分。这在所有影视作品里是相当难得甚至堪称罕见的。精彩程度集集有如电影般享受。然而就是实在太短了!毕竟每一集才50分钟左右,要讲的故事太庞大,有些细节值得好好玩味却一闪而过。

下面为大家介绍32个你绝对没注意到的细节,译者本人在看此篇原文的时候也是大吃一惊,直呼过瘾,感觉有如二刷了一遍。而且这些细节都非常重要,仔细一想可能具有很深的隐含意义,非常值得一看。因此埋头苦译,分享给大家。本文投稿发表在不想走网站(buxiangzou.com)。原文来自国外businessinsider网站,翻译过程有部分编辑并根据情况做了些背景补充。

好了,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下吧!

 

1. 梅丽珊卓第一次说出了传说中的预言!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光之王让你回来自有他的目的。”在第六季第三集,梅丽珊卓对复活的雪诺说,“史坦尼斯不是‘预言中的王子’,但总需要有一个人是。”

“预言中的王子”,( The Prince That Was Promised,粉丝也称之为TPTWP),是原著《冰与火之歌》中被提及的几个重要预言之一。迄今为止,关于这个“王子”,梅丽珊卓只提过亚梭尔·亚亥,从未正面提过“预言中的王子”这个词。

大约八千年前, 长夜笼罩大地,异鬼横行。亚梭尔·亚亥(Azor Ahai),这位生活在伊耿登陆前的英雄,在长夜用一把名为光明使者的剑打败了异鬼。 而在那著名的预言之中,他有一天会再次降生,拯救世界于黑暗之中。梅丽珊卓此前以为史坦尼斯拜拉席恩是传说中的英雄,但她现在无疑开始寄希望于囧恩·雪诺。此刻从她嘴里说出粉丝们期待已久的传说中的英雄称号,实在是令人激动啊!

 

 

2. 梅丽珊卓不只是一个神秘的老女人,她是个有好几个世纪老的老女人!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在HBO播出的“剧集背后”特辑里,制作人大卫·贝尼奥夫谈到了梅丽珊卓。“我们曾经有过多次暗示了,梅丽珊卓比她看上去要老得多很多。”他说,“这得回到很久以前GRRM(《冰与火之歌》乔治·R·R·马丁跟我的一次对话。他说,梅丽珊卓实际上有好几个世纪老了。”

 

3. 在第二集里,布兰的闪回画面里,我们看到了雪诺和奈德史塔克的一个相似之处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在布兰第一次穿越闪回到临冬城的时候,他看到年轻的奈德史塔克正和他弟弟班扬史塔克练习格斗。奈德在冲击的时候把班杨的盾牌打到了地上,他激励他道:“拾起你的盾牌,不然我会把你脑袋打得跟响铃似的嗡嗡作响。”

一句很耳熟的对白哦,猜猜在哪听过?

雪诺在第五季的时候,对小奥利说了一模一样的话,甚至还做了摸他头发的动作,就跟奈德史塔克对班杨做的一模一样。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本剧没有任何巧合!没有任何巧合!任何巧合!巧合!合!---译者注)
这么刻意安排,非常巧妙地表现了雪诺和奈德史塔克的相似之处。在这个体现练习剑术、领导力的细节上他们实在太相似了。另外也侧面反映了他对奥利的影响,就如奈德之于班杨。而雪诺能一模一样说出这样一句话,也许也是他小时候奈德教他剑的时候对他说的。这时候他对奥利说,有种亲传家族传统之感啊。
(此刻回想奥利扎雪诺的时候,以及雪诺对他行刑的时候,简直太虐心。。。哭会儿---译者注)

 

4. 奈德、班杨,以及阿多旁边,有位北境的已故角色---罗德里克·卡塞尔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在上面的闪回画面里,这位扶着剑的训练师,就是史塔克家的教头---罗德里克·卡塞尔。

罗德里克在第一季里面基本和凯特琳史塔克一起出现。但他在第二季回到临冬城的时候,他惨遭葛雷乔伊斩头。

他的临终台词--“上帝保佑你,席恩·葛雷乔伊。现在你是真的迷失了自己。”--这真的是对席恩的诚实劝告。罗德里克也是史塔克家的忠实老将,这个闪回里面让年轻的他出镜也算是给史塔克粉丝们一点点小小的彩蛋吧。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罗德里克爵士最后一幕)

 

5. 巴伦·葛雷乔伊---他才是五王之战理论上的胜利者!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我们都知道五王之战指的是乔弗里·拜拉席恩、蓝礼·拜拉席恩、史坦尼斯 ·拜拉席恩、罗伯·史塔克,以及巴伦·葛雷乔伊这五位“王”们抢夺铁王座的战争。而这五位,最终谁笑到了最后?至少在五王之战结束的时候,只有巴伦·葛雷乔伊还活着!他对他女儿,(也就是大家熟知的撩妹天后---亚拉葛雷乔伊,编者注)说出了这一点,然后。。。他也马上就领了便当。

后面的故事,就不再是五王之战了。让我们欢乐地迎接新的篇章吧。
观众朋友们,精彩纷呈的五王之战已经结束了,现在朝我们意气风发整齐划一地走来的方阵,是新一代的铁王座战争争夺选手们,她们是:
来自兰尼斯特家族,上一代国王的母后:瑟曦·兰尼斯特!(掌声)
来自铁群岛,五王之战最后胜者的亲生女儿:亚拉·葛雷乔伊!(欢呼声)
来自临冬城,人称三傻的大美女姗莎·史塔克!(有点凑数之嫌,不过,谁知道呢)
来自美丽富饶的提利尔家族,人称小玫瑰的,玛格丽·提利尔!(就当她是这次战争里第一个牺牲了的吧。。)
最后,让我们掌声有请:
风暴降生、 安达尔人、洛伊拿人和先民的女王大草海的卡丽熙。。。(此处忽略500字)丹妮莉丝·坦格利安!(掌声四起)

好了,以上参赛选手我们得知,本次将是全女性阵容的:五后之战

 

6. 卢斯·波顿被杀的方法,跟他杀罗柏·史塔克如出一辙。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在第六季第二集,小扒皮拉姆塞·波顿冷静残忍地杀了他的父亲:卢斯·波顿。当时卢斯·波顿走过去拥抱了小扒皮,而小扒皮手握匕首捅进了他的肚子。这个手法,和 卢斯·波顿在大名鼎鼎的血色婚礼里面杀害罗柏· 史塔克的手法一模一样。
报应啊。。。
卢斯·波顿随后跪在地上并向后倒去,这一系列动作跟当时 罗柏· 史塔克死去的时候也是如出一辙。
虽然他一死观众们知道小扒皮又有更大权力去撒疯了,但是,导演刻意安排他的这个死法,也让观众朋友们有那么一点点欣慰吧。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血色婚礼上罗柏被卢斯·波顿背叛杀害)

 

7.  在第一集里,布蕊尼对珊莎的誓言,跟她曾经对凯特琳·史塔克所立下的宣誓一模一样。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如果姗莎和布蕊尼交换誓言的时候你觉得咋有点耳熟,那是因为布蕊尼对她立誓效忠的时候说的,和她在第二季的时候对姗莎的母亲立下的誓言一模一样。这个画面也因此无比令人动容。

布蕊尼在打退小扒皮的追兵后,毫不犹豫地单膝跪下并立誓效忠姗莎。“Lady姗莎,我在此再次表达对你的效忠,”她神情凝重地说,“我会为你守护,为你参谋,在你需要的时候我愿为你奉上我的生命,我在旧神与新神面前立此重誓效忠于你。”

布蕊尼别无所求,只想实现她曾经答应凯特琳史塔克的嘱咐:找到她的女儿们并保护她们。艾丽娅和姗莎曾经都排斥和逃避她的保护,但在这一集,布蕊尼终于找到了她的归属。

 

8. 小恶魔提里恩·兰尼斯特在第六季第三集提到了他最喜欢的喝酒游戏。而这个画面之前也出现过。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在这一集里,小恶魔对弥桑黛和小灰虫介绍了他的喝酒游戏。而我们之前也见他这么玩过---在他第一次见到雪伊的时候。
在第一季,雪伊、波隆和小恶魔三人在一场战斗前夜熬夜喝了一场酒,并且在这时候互相了解了对方。在喝酒时候他玩了这个他最喜欢的喝酒游戏。不过,在第六季里,对着弥桑黛和小灰虫玩这个游戏可有点无聊---因为他俩都不喝酒。。。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第一季的三人"夜酒会")

 

9. 托曼对大麻雀的宣言:“我才是国王!”就跟乔弗里当时的宣言一样稚嫩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托曼在第六季曾直面大麻雀,并且在感觉被无视的时候大声说出:“我才是国王!”。在第三季,“人见人爱”的乔弗里在一次内阁会议上也如此宣言。当时,身经百战的泰温·兰尼斯特告诉他,“如果有人需要发言声明'我是国王',那他肯定不是一个真正的国王。’”

观众们会发现托曼虽然没乔弗里那么令人生厌,但他一样的毫无掌控七王国的能力可言。而这句话,也隐隐约约预言了他后面的结局。
可怜的托曼。。。

 

10. 托曼最后的一幕的衣饰,恰好符合了预言中他的死亡。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在第五季第一集,我们看到了年轻的瑟曦听到蛤蟆女巫的预言。女巫对她说,“你的三个小孩都会死去,他们带着金皇冠,身披金寿袍。”而这一季里,托曼跳下楼的时候,穿的正是金色外套。
迄今为止,关于瑟曦的预言,三个孩子的部分,都已经一一兑现。而她还有另一个预言就是:“ “将来有一天,当你被泪水淹没时,VALONQAR将扼住你苍白的脖子,夺走你的生命。” 而粉丝们都知道,这里的VALONQAR的意思,就是兄弟。。。第七季里,詹姆·兰尼斯特和瑟曦之间会不会真的符合传说中的预言呢?

关于托曼的衣服,不是本季唯一的服装相关的亮点。

 

11. 在第四集里,雪诺的“新”衣服,不再是黑色的,而是史塔克家族的盔甲颜色:深蓝与棕色。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在第六季第三集里,雪诺这身衣服,跟此前奈德和罗柏穿的是同样的史塔克家服饰。这在第一季奈德被斩首的时候我们就亲眼见过。
而雪诺在服装上的变化,也跟他身份的转变息息相关。他不再是黑城堡守卫了,而是重新回到了史塔克家族的身份。这个身份,也一路跟着他后面的私生子之战和重夺临冬城。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第一季中奈德的服装)

 

12. 席恩回到铁群岛的画面,和他在第二季短暂回家的画面如出一辙。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在第六季,席恩回到了铁群岛。而他在第二季也曾经短暂回来过。不过此时的席恩和当时的他相比经历了黑暗的一段时光,身体已经不再完整(。。。),不像第二季的他意气风发以为可以一扫北境。不过尽管两次回家心境如此不同,他站船上的角度和拍摄方法,两次确是非常相似。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13. 在第六季第五集,《The Door 大门》里,我们看到了第一个异鬼是如何被创造的。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我们终于知道异鬼哪来的了---森林之子创造了异鬼!
这里有点点好玩的就是,电视里并没有直接告诉我们这一点,或者至少至今还没明说。这个被绑在树上的第一个异鬼的演员,后面可不是直接领便当了。而是演了另一个角色。猜猜是哪位?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没错,是异鬼之王!(或称“异鬼王”“夜之王”,英文"The Night King”)

因此我们可以得知:异鬼王,就是史上第一个异鬼。

虽然现在的他冷酷邪恶,但在被转变成异鬼之前,看样子可是个无辜的普通人啊。

 

14. 说到森林之子,我们注意到这个神秘的图形之前也出现过。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在异鬼被创造的这一集里,镜头向上拉升,围绕这棵古老的鱼梁木有一个神秘图案。制作人大卫·贝尼奥夫说,“这是森林之子在他们的仪式上用到的古老图腾之一。”

而上一次我们看到这个“图腾”,是在第三季。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远在第三季的第三集,雪诺当时还潜伏在野人和曼斯雷德那里。他们到达先民拳峰,在那里守夜人小队遭到一支异鬼军队的袭击。而他们到达的时候只有被肢解的马被摆成了该图腾的形状。
这个形状小说里面是没有的。幸亏的布兰的闪回,我们才知道原来这个是森林之子的图腾。

 

15. 在一场布拉沃斯的小舞台剧里,提到了原著《冰与火之歌》即将发行的下一本(即卷六)的书名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在第六季,艾丽娅和布拉沃斯的小舞台剧团有多次互动。她观看了一场劳勃·拜拉席恩之死以及奈德·史塔克被处刑的戏。在这里,本剧又给书迷们送了一个小小的彩蛋。“他们倒在地上的时候,我感觉到了凛冬的寒风。”,瑟曦(在舞台剧)对着观众说。
《凛冬的寒风》是乔治·R·R·马丁下一本《冰与火之歌》的官方书名。就算到现在,电视剧已经结束了第六季,书迷们仍然还迟迟未等来这一卷的发行日期。
(啊啊啊啊,马丁老头子赶紧的啊---译者催)

 

16. 冰岛乐队“Of Monster and Men”乱入布拉沃斯小剧场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还是在布拉沃斯的这个小舞台剧场里,几位表演配乐的演员可是真实的乐队成员哦。他们是来自冰岛的独立乐团 “Of Monster and Men”。
(译者都不知道他们官方中文名称是什么。。该乐队的简介:Of Monsters and Men是来自冰岛的独立民谣乐团,由6位团员组成,包含男女主唱。他们在2010年荣获冰岛音乐竞赛「Músíktilraunir」的冠军头衔,隔年2月签给Record Records唱片公司,9月即在冰岛发行首张专辑《My Head Is an Animal》,大获好评。由于在冰岛的成功还有美国的高人气,Of Monsters and Men之后签给国际知名的Universal唱片公司。先在2011年12月20日发行首张EP《Into the Woods》。)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他们的这首歌还挺好听

17. 冬天来了,夏天走了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布兰的冰原狼-夏天,在第六季第五集也壮烈牺牲了。为了布兰、米拉和阿多能有撤退的时间,它英勇地扑向了异鬼。。。虽然大家肯定和我的感受一样,觉得夏天怎么可以就这么死了呢(T T) 。但冷静地看整个剧集的发展,确实是时候了。
凛冽的寒冬已经正式笼罩维斯特洛,异鬼也随之正式来袭。而夏天,可爱的冰原狼夏天,和这片大地的夏天,都在这一集正式被冬天所夺去了生命。

 

18. 我们第一次在屏幕上看到了传说中的疯王。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在第六季布兰的快速闪回画面里,我们得以一睹疯王 伊里斯·坦格利安的阵容。而且我们不止看到了疯王的长相和“Burn them all!”,更有幸一睹当年詹姆·兰尼斯特提剑杀掉疯王的画面。

【 伊里斯·坦格利安二世(Aerys II Targaryen),也被称为“疯狂的伊里斯”,“疯王”以及“血痂国王”。他是坦格利安家族第十七位,也是最后一位登上铁王座的成员,于262AC至283AC在位。在统治初期,伊里斯给国家带来了和平与希望,显得前途无量。但他逐渐变得反复无常,甚至陷入疯狂,在“暮谷城之乱”中,伊里斯被叛乱领主囚禁了半年,而其后他便无法抑制自己的怒火。】
为不了解小说背景的读者阅读方便,这里摘抄下疯王的介绍,这对理解整个剧的背景是非常重要的。可以说,整个《权利的游戏》故事的开端都和疯王的举动密切相关。对普通观众来说,至少应该知道这三点:
1 疯王是雷加王子和丹妮莉丝的父亲,也是塔格利安家族迄今最后一个国王;
2 疯王晚年混乱统治,残忍杀死奈德·史塔克的父亲和长兄,引起“簒夺者战争”,最终劳勃·拜拉席恩登上铁王座;
3 疯王最后时刻,下令点燃野火,就是我们看到的"Burn them all!“,但在这时刻几詹姆·尼斯特背弃御林铁卫的誓言,在铁王座下杀死了他(几米实际上也挽救了整个君临城,然而从此以后就背负着“弑君者”的负面称号)

---译者注

 

19. 布兰的快速视角,也提前四集预知了瑟曦的野火爆炸行为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这个画面是野火爆炸的画面,不难发现,这个画面早在第六集,布兰的“三眼乌鸦”视角里就出现过了。

这个小小的暗示给了部分观众一点空间去猜测瑟曦后来的行动。毕竟我们知道这个画面不可能是闪回(因此在这也不能叫闪回画面了),因为当年的疯王根本没有点燃过野火。

 

20. 艾丽娅的假身份取自《冰与火之歌》的下一卷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马丁的下一卷《冰与火之歌》(即《凛冬的寒风》)尚未发行。不过已经发布了一些预览章节。其中一个,在2013年发布的章节名为“仁慈”(Mercy)。该章节讲述了艾丽娅化名“Mercy”并履行一个暗杀任务。

剧集里的引用和小说里略有不同。而且剧集里的“仁慈”显得也更仁慈,艾丽娅(Mercy)在剧集里宁愿任务失败自己会有生命危险也愿意放过剧场女演员。

 

21. 小玫瑰给她祖母欧琳娜的纸条上,画着她们家族徽章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在小玫瑰递给她祖母的纸条,有一个玫瑰图章。这一个画面其实谈不上是“难以发现的细节”,但是我们还是不得不提下,毕竟可怜的小玫瑰粉丝也不少,就这么被野火给带走了。。。玫瑰图章,正是她们家族-提利尔家族的家族徽章。

小玫瑰这一举动,是在告诉她祖母-荆棘夫人:她的心里还是提利尔家的(因为此时的她表面上在极力假装归顺于大麻雀)。小玫瑰此时让她祖母离开君临,也是为她安全着想。

 

22. 第六季第八集,小恶魔再次引用了之前的台词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第六季第八集,小恶魔对着弥桑黛和小灰虫讲笑话。他说:“我有次带着一个蜂窝和一头驴去妓院,妈妈桑说。。。”就到这里他的话就被打断了。

远在第一季,小恶魔提利昂在鹰巢城被审判的时候就说过这个台词了。

当时她被凯特琳“逮捕”了,并带到了鹰巢城。当时的凯特琳以为小恶魔是企图杀布兰的凶手。小恶魔在鹰巢城遭到了审判。“审判庭”上,他没有提布兰,而是在讲他小时候做过的各种恶作剧。而最后一个恶作剧,正式上面说的那个,当时也是被人打断了。当时他也是这么说:“ 我有次带着一个蜂窝和一头驴去妓院。。。”

好吧,不知道我们在大结局之前还有没有机会听完这个笑话的下半部分。

 

23. 詹姆·兰尼斯特同样重复了第一季的一句台词。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在和艾德慕徒利对话的时候, 詹姆·兰尼斯特跟他说了他非常敬佩凯特琳史塔克。他提到了凯特琳和瑟曦各自对孩子的爱和保护。“他们为了保护孩子愿意做任何事。”詹姆说,“发起一场战争,烧掉一座城池,放掉最坏的敌人...为了爱愿意做一切事。”

又一句听起来很耳熟的台词。

在第一季第一集(OMG实在太遥远了),詹姆·兰尼斯特在把布兰推下窗之前就说了一模一样的话。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远在第一集,詹姆和瑟曦正在临冬城的某个塔楼没人的地方做些少儿不宜的事呢,正巧本剧第一正太少儿布兰就给撞上了。当时的情况下,詹姆走向窗户推下了布兰。然后他转身对瑟曦说,“为了爱我愿意做任何事”

 

24. 一个喜欢模仿冰与火之歌表演的喜剧演员终于得到露脸机会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有位加拿大人叫史蒂夫·勒夫。他非常擅长模仿表演,并在水管上发布了些模仿权力的游戏人物的视频,人气颇高。据说制作人看着很挺乐的,就邀请他在剧中客串了一把。他演了个无旗兄弟会的小角色。然而结局是被猎狗无情地砍掉了头。。。

 

25. 在第六季第九集,《私生子之战》中,丹妮莉丝曾经的侮辱性外号又被拿出来说了下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格拉兹旦・莫・厄拉兹是源凯的一位奴隶主。上一次他和丹妮莉丝面对面是在第三季。当时他提供给丹妮莉丝船和金子,只要求她离开他们的城邦。

在和丹妮莉丝以及提利昂谈投降条件的时候。 厄拉兹对龙母说:
“你只能赤手空足离开奴隶湾,就像个乞丐女王一样。”
书迷们此时很容易看出他说出这句话的轻蔑之意。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丹妮莉丝的哥哥,韦赛里斯,被称作“乞丐王”

早在被卓戈·卡奥杀掉,在丹妮莉丝出嫁之前,韦赛里斯在厄索斯就被称为“乞丐王”了。在他和丹妮莉丝从维斯特洛被流放的时候,他们本来还有些值钱的家当,毕竟算是太子爷和小公主嘛。但毕竟是亡国之后,颠沛流离之中他们又被抢又各种躲藏,逐渐地就两手空空什么也没了。连朋友都一个也没有。于是韦赛里斯从此被称为
“乞丐王”。
六季过去了,尽管龙母称呼自己的时候名字前面总是自带超级长的一串名号,然而厄拉兹在这时候胆敢对丹妮莉丝又提到了乞丐这个词,以此表示“厄索斯的领主们可没忘了你们这段黑历史”。

 

26. 小扒皮拉姆塞的下场在第六季开始的时候就埋下了伏笔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第六季,小扒皮终于迎来了应有的结局。珊莎“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地让他活活被自己养的饿犬吃掉。而我们新一代的黑暗女王珊莎就亲眼见证着这一场来之不易的复仇。这个死法对小扒皮,来说堪称。。死得其所啊。就在几集之前,他就把他的继母和还是婴儿的过继弟弟生生喂狗了。小扒皮还写了封挑衅书给雪诺,口口声声说要把史塔克家都拿去喂狗。

在被小扒皮捅死之前,卢斯波顿已经警告过他儿子恶行的下场。

卢斯波顿一直在引导他儿子小扒皮---拉姆塞波顿走向一条不那么阴险毒辣的领导之路。然而小扒皮的折磨虐待能力太强了,以致他一直觉得这是最直接有效的手段。卢斯波顿毕竟是过来人,预料到这种行为总有一天会带来恶果。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就在小扒皮出乎意料地捅死他之前,他还在语重心长地教导他,“如果你想被人称你为疯狗,那你就会像疯狗一样被人对待。你会被掏空内脏浑身剁碎了喂猪。”
小扒皮确实被当做疯狗处理了。终于,亲爱的观众朋友们至少可以在这里松一口气了。

临冬城,终于告别了万恶的波顿家族。

 

27. 片头序曲里的临冬城,终于换回了史塔克家族徽章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波顿家族的扒皮人徽章占领临冬城已经很久了,实际上从第四集开始就是这个令人生厌的扒皮人了。在第六季季末的片头序曲里,史塔克家徽终于重新回到了临冬城。

看看第四季片头截图: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28. 囧恩雪诺的新名号,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当初罗伯史塔克被称为“北境之王”的时候,人们称他为“少狼主”。
现在雪诺也被拥为“北境之王”了。而 威曼·曼德勒爵士在第六季这个令人动容的场景里,称雪诺为“白狼主”。。。(白狼主总觉得不是很好听,我们在这翻译为“雪狼主”吧---译者注)
而这个称号,不止是象征着雪诺的冰原狼(白灵),更是跟他的私生子身份有密切的关系。

雪诺的新徽章,将是史塔克家族徽章的反色徽章。

在维斯特洛,继承家族的私生子,需要把家族徽章的颜色进行反色处理。这个传统是为了让人一眼就知道该继承者的私生子身份。史塔克家族原来的家徽是白底旗帜上面灰色冰原狼,如果按照传统,那么雪诺的旗帜将是灰色底,白色冰原狼。

(曼德勒爵士真是反应够快。。。一下子脑海里已经帮雪诺PS好了新徽章。。。---译者注)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29. 珊莎和小指头的对话, 和第一季的一场对话遥相呼应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小指头和珊莎在临冬城神木下的这场对话,似乎在回应第一季时候凯特琳史塔克和奈德史塔克的一场对话。大伙可别忘了第一季甚至整个五王之战的起源可以说是小指头一手导演的。(当时小石头让莱莎·艾林毒死她丈夫,国王之手琼恩 ·艾林,并渡鸦传书给凯特琳史塔克说是兰尼斯特家的诡计。)

凯特琳就是在这神木之下告诉奈德琼恩 ·艾林的死讯

珊莎至今还不知道小指头是他们家族所遭各种不幸的始作俑者。正是他在一开始挑起史塔克家和兰尼斯特家之间的矛盾;正是他在君临城背叛奈德,很大原因促使奈德被砍头。珊莎还算不负所望地拒绝了小指头。而在这个神木下面,和第一季她父母的场景遥相呼应,颇具诗意。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什么?大伙儿忘了史塔克家族遇到了什么不幸?简直惨绝人寰、天人难容!来给大家前情回顾下史塔克家惨痛的近期历史:
家长奈德史塔克被砍头;
家族继承人长子罗伯史塔克惨遭背叛杀害后断头装上他可怜的冰原狼头,堪称虐尸;
一家之母,猫妈凯特琳史塔克也在血色婚礼被害后划脸虐尸弃尸臭水沟;
珊莎被强嫁小恶魔,这还好,后来被小扒皮强奸。。。;
临冬城被血洗,被烧死大学士卢温和教头等人;
其他人四下分散,互相没有消息;如今第六季,小儿子瑞肯也被小扒皮几箭射死;雪诺其实也死过一回了。。。
总之各种惨。然而我们都知道,这一切,一定是为了某一天的重新崛起!---译者注)

 

30. 艾丽娅的复仇借用了布兰说过的一个寓言中的情节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给瓦德·弗雷喂他俩儿子人肉做的馅饼,这场复仇戏也真是大快人心。而这个剧情也是和原著小说有所不同的。小说里艾丽娅和瓦德弗雷不是这个人肉馅饼的主角。不过剧集制作人显然为此准备了很久了。早在第三季,弗雷的这个下场也已有暗示。

布兰在血色婚礼之后,讲了“老鼠厨师”的寓言

“厨子杀了国王的儿子,并把他的肉搅拌洋葱、胡萝卜、蘑菇和培根一起做成了一个大馅饼。”布兰对米拉和玖健说,“那晚上,他给国王献上了这个馅饼。国王觉得味道实在太赞了,吃完了一个还要再来一个。神们把这个厨师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白鼠,而且只能吃它自己的后代。”

米拉嘲笑布兰这个寓言没什么,只是杀了人就被神变成了老鼠。

“神们不是为谋杀而诅咒这个厨子,或者是因为人肉馅饼,这都不是最恶劣的。”布兰解释说,“他杀死了他屋檐下的客人。这才是诸神所无法容忍的。”
布兰在血色婚礼之后说了这个寓言。血色婚礼上,瓦德弗雷为罗柏·史塔克、凯特琳·史塔克和他们的手下都提供了面包和盐,而在维斯特洛,在家里为客人提供面包和盐就意味着为他们提供了“宾客权利”。

宾客权利(Guest right)是维斯特洛大陆传承了千年的一项传统,是好客的七大王国共同遵守的神圣法律。无论平民还是贵族,当宾客来到主人的屋檐下做客,接受了主人提供的面包和食盐,宾客权利即生效。在此后的做客期间,双方均不得加害对方。违者会触犯神圣的条律,据信会为新旧诸神所不容。旧神和七神教义中都是如此。引用自冰火维基

瓦德·弗雷如此大胆违反宾客权利,可谓人神共愤。终于,三季过后,他收到了应得的报应。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31. 学城里的小彩蛋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细心的观众可能已经发现了。学城里挂在半空中的这个像学士链条一样的装置,就跟片头曲里面那个转动的星盘一模一样。

这个装置,很像是学城知识分类的巨大标志。学城拥有无数书籍记载了世界的历史和知识。在学城,拥有如此大的知识库,这里的学士如同拥有了全世界。

 

32. 第六季几乎最大的槽点:神行太保瓦里斯如何秒回弥林的?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在第六季最后一集里,上一幕我们刚看到瓦里斯还在多恩和沙蛇、欧琳娜·马泰尔谈笑风生,不是是探讨联盟,下一幕就看到他神奇地、神情自若地站在丹妮莉丝的身边,站在意气风发地开往维斯特洛的大船上。我们知道多恩和弥林之间的距离至少2000里以上,在没有飞机直升机快艇高铁什么的情况下,瓦里斯,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呢?欢迎收看本期的走近科学。。。

剧集最后一幕至少往前跨越了好几周的时间。因为船队里已经有了多恩的旗帜。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多恩的徽章是橙色底色调,上面一杆金色的长枪刺穿红色的太阳。在第六季最后一幕开往维斯特洛的船队中,完美可以看到这样的旗帜。瓦里斯前往多恩去寻求联盟进行谈判。而这里已经有多恩的旗帜了,说明最后这一幕的出现是在瓦里斯成功拉拢多恩后并回到弥林之后的事了。

而前往维斯特洛的船只里也有提利尔家族旗帜,说明提利尔家族也加盟了龙母战队:

《权力的游戏》骨灰粉也不容易发现的32处重要细节和彩蛋-不想走

提利尔家族徽章,是一片绿草地上一只金色玫瑰。虽然没有马泰尔家族的一眼就看出来,细心点也会发现船队中有着提利尔家的旗帜。两大家族船队已经汇合,说明最后不是神奇的瓦里斯穿越了,而是最后一幕和之前一下子跳太远了,怎么说,至少也有一个月的时间。


好了,以上就是所有彩蛋大揭秘,希望大家喜欢。让我们一起期待新的一季吧。有更关于《冰与火之歌》与《权力的游戏》的好玩内容,我会再分享给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