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六年,九月七日,白露。

黄历记录,宜出行、嫁娶、入宅。忌开市、造桥。

(请以粤语调缓慢阅读上述老黄历)

今晚带着夫人重温了一遍《东邪西毒》,其实也不算重温,记得第一次看,都不知道哪一年了,而今晚看的是2008年修复重映的版本,《东邪西毒-终极版》。

画面太美。就算放在今天,依然走在现在大部分电影的前面。特别是修复后的画质明显感觉色彩、亮度都刻意渲染,用噪点替代原先清晰度的不足,显得既有电影颗粒感又不至于像录像带一样黑乎乎的一片。

哥哥的解忧杂货店-不想走

不过写这篇,重点不是要谈这电影的画面。

而是在重温它的时候,电影里的哥哥,让我想起最近刚看的一本书---《解忧杂货店》。

电影里,哥哥张国荣饰演欧阳锋。西域白驼山人士。似乎除了他从哪里来这一点是符合原著《射雕英雄传》里关于欧阳锋的设定。其他的一切都在这个重新架构的故事里重新塑造了个欧阳锋。

他从西边来,在这沙漠里,开了个小酒馆,做的是给人介绍杀手的生意。

 

今年因为五黄临太岁 周围都有旱灾

有旱灾的地方就有麻烦

有麻烦 我就有生意

我是西域白驼山人士

我名叫欧阳峰

我的职业 就是帮人解决麻烦

 

你有麻烦,带着银两到这家小酒馆,哥哥会介绍杀手帮你解决问题。

你有麻烦,带上刀剑到这家小酒馆,哥哥会介绍客人给你赚来银两。

欧阳锋的这个小酒馆,是中间人,是收费服务的地方。电影里没有把他硬生生改造成个软心肠免费帮人的大好人。毕竟他还是欧阳锋,是要人见人恨的,是要走火入魔的,这一点上在他对着没有银两只有鸡蛋的姑娘表现得如此明显。然而,就算不是出于热心回馈社会,我依然觉得,欧阳锋的这家小酒馆,应该挂上个小招牌,叫“解忧小酒馆”。

哥哥的解忧杂货店-不想走

 

《解忧杂货店》是日本著名推理小说作家东野圭吾13年的作品。讲的是在一个小镇上,一个小杂货店,只要你有烦恼,可以写信扔进去,第二天可以在后门的牛奶箱得到店主的回信回答你的疑惑。

哥哥的解忧杂货店-不想走

 

我不是东野圭吾的铁粉,其实几本他的小说看下来没有让我震撼或者非常惊奇的感觉。这本不是推理类的小说也一样,看完没有说啊这本太令人惊喜了的感觉。但是依然不能掩盖书里面几个请节带给我的小小感动。也许这就是他原本的目的吧。给你一点点的暖心,哪怕一点点也好。

作者自己是这么说这本小说的创作初衷的

如今回顾写作过程,我发现自己始终在思考一个问题:站在人生的岔路口,人究竟应该怎么做?我希望读者能在掩卷时喃喃自语:我从未读过这样的小说。

站在人生的岔路口,人究竟应该怎么做?

 

《解忧杂货店》里实际上的主线,是店主浪矢雄治的故事。读到后面我们才知道,浪矢一直深爱的女人,是年轻时候的心上人,当年准备和他私奔的人,最后因为家长的反对浪矢没有完成带她私奔的承诺。最后女孩子终身未嫁,开创了丸光园幼儿园。

《东邪西毒》里实际上的主线,是欧阳锋。欧阳锋的心上人,当年曾经愿意死心塌地跟他走的人,最后等不来他,嫁给了他的哥哥,成为了他的大嫂。然而从黄药师的眼里我们得知,已是大嫂的她,依然年年在等他回来,也许等他回来带她走,也许只是等他回来看他一眼。

浪矢后来“随便”娶了个女孩子,欧阳锋后来一人闯荡江湖。他们都开了个店,都帮人解决烦恼。

哥哥的解忧杂货店-不想走

 

站在人生的岔路口,人究竟应该怎么做?

回到这个问题,我们看看他们帮着解决了什么人的忧愁。

梁朝伟演的剑客,也就是后来《大话西游》最后一幕至尊宝化身的夕阳武士所致敬的原型,在电影里是个悲剧角色。他深情怀念着家乡的妻子,喜欢上了他好友的妻子桃花。他的眼睛就要瞎了,他要赶在还看得到光的时候回到家乡去看“桃花”。电影里,他最大的忧愁是赚不到回家的盘缠,其实我觉得他的忧愁是见与不见,见了原谅与不原谅。在欧阳锋的这家“解忧小酒馆”,他等着让他等到眼瞎了才来的马贼,最终却变成了“会说话的尸体”。反正已经瞎了,也是真的见不到桃花了。不如把烦恼和忧愁都留在这家小酒馆撒手而去。

哥哥的解忧杂货店-不想走

 

要说这样的“解忧”有点牵强,但对张学友演的洪七来说,解忧就很恰到好处了。

洪七大概也是电影里最“暖”的一个角色了吧。他食不果腹,赤脚而来,刀法奇快,会很认真地数着在“解忧小酒馆”靠帮人“解忧”赚来的银元。他的娘子远道跟来,就在酒馆门口苦苦守候。原来的他是呆在这酒馆“不想走”的,因为老板和他都知道,他在这可以帮人解决一切烦恼,也可以帮老板赚到一笔钱,自己也是,不用再过赤脚的流浪剑客生活。

然而最后,他还是走了。关于决定离去,他和欧阳锋的是这样说的。

欧阳锋:

为了一个鸡蛋而失去了一只手指 值得吗?

洪七:

不值得
但我觉得痛快
这才是我自己
本来我应该没事
但是我的刀没以前快
我以前快是因为我直接
觉得对就去做
从来不会想什么代价
我以为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变
直到那个女孩来求我
我才发觉我自己完全变了
我竟然没有答应她
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不会答应
那天 我好失望
我觉得我自己和你混在一起 变成一个人
没有了自己
我不想跟你一样

摆在洪七面前的“人生的岔路口”,也就是他最大的烦忧,其实不是没鞋穿,不是没钱吃饭,而是到底是一个人闯荡江湖,还是带着老婆闯荡江湖。欧阳锋对他说了他和他大嫂的事,劝告他懂得珍惜。

难道要我带着老婆闯荡江湖
没说不行啊
事在人为嘛

洪七最后带着他老婆一起离开了小酒馆,两个人一起闯荡江湖去了。
烦恼解决。

哥哥的解忧杂货店-不想走

(洪七带着老婆踏上大漠之路,是片中难得的暖心画面)

 

还有林青霞扮演的“精分”角色慕容嫣/慕容燕。在爱上一个人却被毁约之后,她整个世界都分裂了,杀她爱的人,还是杀她的哥哥(自己)?她找上了欧阳锋的“解忧小酒馆”。几番来回,在这小酒馆一夜宿醉后大概也是突然清醒了,也或许是欧阳锋用黄药师的身份让慕容在这里得到了释怀。最终和自己“影子”练成独孤九剑。

还有黄药师,爱一个爱着别人的人,又偏偏风流倜傥让好些人爱上了他。爱与被爱始终是个世界未解之烦恼。然而最后他也是死在爱他的人手里。死掉之前的微笑也算是释然了吧。

你最喜欢的女人是哪一位
不就是你咯
以前也有人这样问过我
但是我没有回答
换了是黄药师的身份
我觉得这几个字 原来并不是很难说出口

换做别人,总是比自己更容易说出口。

 哥哥的解忧杂货店-不想走

 

《解忧杂货店》,结构上也是穿插来回,不是单线叙事。但在深度上,自然远不能和《东邪西毒》比较。毕竟,王家卫虽然不是玩推理的,但在内容的隐喻和想象空间上,还是游刃有余。《解忧》里帮人解决烦恼的信,在这里不一一列举了。但是说到那个问题,“站在人生的岔路口,人究竟应该怎么做?”,让我印象比较深的是牺牲自己在火灾中救出小朋友的一心要成为音乐家的克郎。他一直在家人回家接管家族鱼店和孤身追求音乐之路的选择之间纠结。这个岔路口实在太大。他咨询了浪矢杂货店。得到了回答。也在最危险的时候,做出了伟大的选择。也许他自己的烦恼并没有因此被解决,然而他选择了拯救别人。在生命和烦恼之间,他做了自己的抉择。

这是小说里的暖心之处。

电影里,也许在这片凄凉晃舞的沙漠和江湖里,暖心的地方不多。但在哥哥开场的对白里,我就如开头所说,一下子就想到了《解忧杂货店》。

也可能只是因为哥哥的表演和声音实在太动人吧。特别是声音,超级好听。有条件的建议重温一遍,一定要粤语版。

 

“其实杀咗一个人,是好容易的” 哥哥不紧不慢对着镜头说。但整部电影其实哥哥没有杀过一个人。也许等到他杀人已经是《射雕英雄传》里面的欧阳锋了,不是这部片子里的,开着“解忧小酒馆”的哥哥。

电影最后,欧阳锋也面临了自己最大的岔路口,得知心爱的人已经死去,他这个有点逃避性质的小酒馆存在不知是否还有意义。于是他喝了那剩下的“醉生梦死”酒。烧了酒馆。起身走进了沙漠,走进了后来腥风血雨的江湖之中。。。

哥哥的解忧杂货店-不想走

 

电影里的经典对白实在太多。这一段我也很喜欢。在本文的最后,贴上这一段对白:

不知过了这个沙漠 后面是什么地方
还不就是另外一个沙漠
每个人都会经过这个阶段
见到一座山 就想知道山后面是什么
我很想告诉他
可能翻过去 你会发觉没什么特别
再翻过来
会觉得这边更好
但我知道他不会听
以他的性格
自己不走一走 又怎么会甘心呢

你打算去哪儿
去一个我没去过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