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亚的故事-不想走
所属专辑: Wanting
演唱者: 曲婉婷


接下来我会偶尔写一些故事,都是以人名为题目。我一直觉得,听着文章里的歌去看文章,会更有感觉。

 

子健来接米亚的时候已经是傍晚,米亚穿着大花长裙还有淑女鞋,子健眯着眼睛在夕阳下看见一个娇小的身影走向自己。旁边路过几个穿着恨天高小短裙的女生走过,引来了小保安炙热的目光。那时候大学里还没像现在一样风靡着各种长裙,子健看清楚这条裙子是他三年前第一次见到她的那条,心就咯噔地跳了一下。米亚看看周围然后坐进了他红色的车里,她上车前想起前几天和朋友说起学校有些女生被人包养,她在意别人的言语。他看出她的顾虑,笑了:“怎么,怕别人说你被包养啊?”“你又不是腰缠万贯的中年大叔。”“我也快中年了,哈哈。”米亚想起三年前,她第一次见到他,那时候米亚快生日的时候在痛苦地说:“老了老了。”“你多少岁啊?”“十七”“我二十七都没喊老。”想到这里米亚就笑了,子健是一个这样较真的人,平时聊天的时候他就对她一些随随便便的话很认真,最后米亚也懒得争论。他喜欢在网上聊天的时候在一些话后面加个括号特别解释,她不知道是不是国外教育问题,就像他喜欢叫她MIYA

车子驶出学校的时候,子健把一袋旅游带回来的手信拿给了米亚,她一件一件拿出来看,扇子,丝巾,麻布本子。她抬头看到窗外一对学生情侣骑着单车在旁边路过,她低头看着这些手信在自己的花裙子上格外协调,好像也只有他会找到自己最喜欢的东西。年龄大的男人总比同龄的男生有一种特别的魅力,就是为什么男人会随着年龄的变化而更值钱。就像在处理一些小事或者同样在哄女生上,也是比同龄男生要更懂得一些。

也许只是我的主观感觉,米亚想。他们来到旁边的小城市,这里的街道住宅店铺都给人一种精致小巧的感觉,也许没有太多的高楼和人。享受生活的人会喜欢二线城市,子健的高中在这里,朋友都在这里。这次是他和高中朋友的聚会,两个开朗的女人。子健告诉米亚,这是他十几年的朋友。这两个女人家境不错,但是也遮不住岁月的痕迹,只是性格估计和当年一样,叽叽喳喳的八卦性格,一上车说不停。米亚突然就很有感触,可能自己到了那个年纪,也是嘴边离不开孩子家庭,然后就是说说现在的朋友过得如何。子健一直笑着静静地听,前些日子他去借米亚也是这样笑着听着米亚和朋友聊着各种八卦,她们还会尖叫。

子健看着米亚,然后从倒后镜看着短发的陈清清,十年前,陈清清如同现在的米亚,黑色的长发笑起来如同她的名字一样。那时的子健也是静静听着她们说话,看着陈清清。前些天,子健告诉陈清清,他喜欢了一个人,电话里陈清清的孩子在大声哭喊,最后只听见陈清清大声地喊了句“你该结婚了”。十年前子健没有和陈清清惊天动地的爱过,只是会拉手逛校园,偷偷地亲吻她。后来他出国,三年前他回来得知她结婚,他突然发现,自己的青春原来结束了。然后在那个失意的夜晚,在一家小店遇到米亚,好像一切都是天意。他告诉了陈清清,她说她要见见米亚。他们来到一家在路边的别致的小西餐厅,陈清清看着米亚突然就想起自己年轻的时候。她突然就想哭了,不知道是为自己后悔没有等子健还是为子健的痴情执着。米亚不知道,自己对于这些人是一个怎样的角色存在。临走前,陈清清跑来抱住米亚,在她耳边说,子健是个不错的人,记得别错过。

“这样跑出来,男朋友没有问吧?”回来的时候,子健问昏昏欲睡的米亚,喝了点红酒的米亚突然就很想睡觉。她调整了一下座椅说:“分了,我睡一下,到了叫我。”车子到宿舍楼下米亚还没醒来,子健看着她,偷偷地亲亲她的额头。他仿佛听到海浪声,那时候露营在沙滩上,他们坐着等流星,陈清清睡着了,他也是这样忍不住亲了她。突然,他不知道眼前的是陈清清还是米亚,还是心中的那份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