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枕小路》

作曲:増田俊郎

专辑:蟲師 オリジナル・サウンドトラック 蟲音 前

人我两忘,相对无言-不想走

 

其实我从来不玩撕心裂肺的伤感,就像不济的体力经不住翻江倒海的折腾。

我说,我知道的,关于这一切。

记忆让人丧失灵魂,追逐,是最绝望的前行。

想给你听这段音乐,因为我听到的时候流泪了。

可是我不知道,我的眼泪,还能证明什么。枯枝残叶,再没光彩。

很多年里,都以为,很多年的以前和以后,这种描述不出的痛,是生命的全部。

好像没有记忆,生活是座空城,一切都不曾有过。

不能承受之轻,漂浮,然后坠落,让自己再飘起,再坠落。

有时候不需要前行,只要低头,静默,明天和今天,都不会有区别。

开始撕心裂肺的哭的时候,我知道必须要自己去学会走路。

因为不会再有人帮我。

所有记忆中的漂浮,都是最深谷底的哀伤,藏在心里,或许忘记了,或许没有。

最残忍,是以为不会忘记,却终究忘记。以为轰烈,确是一梦。

所以最残忍的,是真相。可寻找的,也是真相。

记忆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在断裂之后呈现的。犹如一张沉入药水中的黑白底片。

 

你,对所经历过的一切,保持沉默。永久的,永久的沉默。

 

像被封冻和抛弃的瓶子,在海底栖息,永不腐朽。那是对它的纪念,以及尊重。

 

你因此而原谅自己所穿越过的,所徒劳过的,所抗争过的,所忍耐过的。

 

它们是一种创伤,同时也很光亮。

 

让无法被编造和揭示的,真相,

 

成为一片沉默的古旧的矿。它是黑色的。它有火焰。

 

除了此刻。谁都不知。

 

时间里用以对照的坐标,将永久地使人感觉卑微。

 

当我不在的时候,它们已经存在。

 

当我不在的时候,它们将会依旧存在。

 

记忆并不只是存在于心里,而是被皮肤吸收,成为身体的一部分。

即使没有想念它,使它恢复成型,它也与我们一起。时时刻刻存在。

 

成为身体组织里细微而无形的分子,逐渐会成为一种本能。

 

人生短暂,所以要抓紧时间,只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只与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

 

只愿世间风景千般万般熙攘过后,字里行间,人我两忘,相对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