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曲:《飞鸟与鱼》
演唱者:齐豫

白鸟-不想走

      她走到湖边的时候, 太阳已经从山后隐匿而去, 湖面停满了白色的鸟, 一动不动, 湖水很安静, 没有一丝涟漪;这是一个巨大的病房,白色床单,白色墙壁,苟延残喘的生命被厚厚的静寂层层裹缚,唯一的希望是越来越浓重的死亡。
 
        为什么没有风?她在岸边坐下。太静,静地没有一丝生气。要逃,迟一秒就会被无边地黑暗活活吞噬;但她动弹不得,早在灵魂被出卖之前,身体就已选择了背叛。谁在笑?得意,凄厉,轻蔑,黑夜被撕裂,有血从空中滴下来。一滴,两滴,透明的液体,不急不缓,在针水瓶中前赴后继,慢慢渗透进她的身体。被玷污了。锋利的针头刺入肌肤的瞬间,她感到了痛,紧接着,取而代之的是散步到每一个细胞和毛孔的麻木。她恍惚记得自己的呐喊,但没人证明,那些声音是否在挣脱出她的嘴之前,就已经融化在绝望里,又或者是拜倒在漫无边际的恐惧中?是的,她清楚地看到所有挣扎,所有争辩,所有倔强,在毁灭一切,铺天盖地,没有终点的黑暗面前,突然变了模样,卑躬屈膝,唯唯诺诺,低眉顺目……生命,原来是多么卑微的一个存在,多么无耻的一种妥协。
 
        远处,是什么在蠢蠢欲动?只那么微微地颤了一下,她的全部神经都立了起来,身体因恐惧而充满了力量。是错觉?这里是死寂的王国,不该有,不会有,不能有一丝一缕的生机。因恐惧而萌生的兴奋,因兴奋而坠入更深的恐惧。她目不转睛,死死盯着远处的那个白点,像要用目光把它钉死在那里。又动了一下。确定没有看错,可这并不合逻辑,是眼睛试图欺骗吗?她拒绝相信。尽管这是她多少次梦想过的奇迹,但她,拒绝相信。白点,白线,白色的圆,越来越大,越来越近,那是一双白色的翅膀,舒展,自由,优雅,它拍打着黑色的湖面,一次,又一次。她感到眩晕,畏惧,从未如此畏惧,只有愤怒能让她解释自己。她耗尽全部生命力去相信和守候的,她放弃所有希望去放逐和远离的,是真的。她闭上了眼睛。声音,风的声音,水的声音,越来越响,连成一片,穿过她的耳朵,撕扯她的心。她看到了,一张翅膀编织的白色的网,捕获了所有的寂静和绝望,越飞越远,越飞越远。她看到了,但她没敢睁开眼睛。
 
        她坐在湖边,湖水很安静,最后一丝涟漪也消失了痕迹,只剩下充斥一切的黑暗。她说,她看见了白鸟,用她的耳朵和她的心。没人相信。

歌词:

飞鸟与鱼
齐豫
*《骆驼,飞鸟,鱼》
清雪冷月
我是鱼
你是飞鸟
要不是你一次失速流离
要不是我一次张望关注
哪来这一场不被看好的眷与恋你勇敢
我宿命
你是一只可以四处栖息的鸟
我是一尾早已没了体温的鱼
蓝的天
蓝的海
难为了难为了我和你
什么天地啊!
四季啊!
昼夜啊!
什么海天一色
地狱天堂
暮鼓晨钟
Always Together
Forever Apart
music
睡不着的夜
醒不来的早晨
春天的花如何得知秋天的果
今天的不堪如何原谅昨日的昏盲
飞鸟如何去爱
怎么会爱上水里的鱼
飞鸟和鱼